时尚女孩用歌声传承鄂伦春文化

新华社呼和浩特3月9日电(记者徐壮)身穿鄂伦春族长袍的谢微教师笑起来有甜甜的酒窝,眼睛弯成温顺的形状。她是地道的黑龙江人,一个时髦的女孩,而她却说她的家在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多布库尔猎民村。  这个小村有什么特别?常住人口不过199人,其间157位都是鄂伦春族。他们的祖辈,从前代代日子在多布库尔河流域,直到1951年离别游猎日子。这儿是数量不多的鄂伦春族聚居点之一,并且乡民们对这一点倍加珍爱。  由于珍爱,所以民族文明生生不息。依托陈旧的鄂伦春文明,多布库尔猎民村被列入“我国少量民族特征寨子”,慕名而来者许多。  上一年三月,在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做艺术教师的谢微偶尔被朋友带来玩耍。看到别致的桦树皮制品、毛皮服装,听到鄂伦春语的山歌、歌谣……鄂伦春的魅力一会儿就击中了这个城市姑娘的心。  “我被鄂伦春族的共同民族文明深深招引,觉得这是一份瑰宝。村里的孩子很怕生,连做毛遂自荐都吓得哭。”回忆起初见鄂伦春时的感触,谢教师慨叹道。  一来二去,一股激动像春天的桦树芽相同在谢微心中滋长。“我从小就喜爱歌唱,我又是艺术教师,往常闲暇时刻比较多。我觉得应该带着孩子们把鄂伦春的民族文明遗产传承下去。”  没几天,和村里几位干部一商议,谢微就搬到村里一间小屋。平常骑个电动车去镇上上班,闲暇时刻就边学习鄂伦春文明,边责任带村里的孩子唱鄂伦春族的歌。  鄂伦春族没有文字,只要言语。白叟都说,干活歌唱是鄂伦春族的特征。动听的老歌,既描绘前辈的喜怒哀乐,也记载日渐远去的传统日子。65岁的何平花教师是猎民村的歌唱家,《志同道合的人》《为鄂伦春碰杯》《高高的兴安岭》……一首一首,白叟教得耐性,谢微一遍遍仔细学着。  谢微自己学完新歌,就教孩子们。带着他们吹鹿哨、吃汉堡、录抖音。孩子们唱得高兴,小谢也觉得满意,“我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他们单纯的笑脸,带给我许多创意。”  所以,在这个传统的村子里,谢微组建了一个民族文明工作室。它的成员都是半大的孩子,大多只要六七岁。“咱们都支撑谢教师来这儿教孩子们唱鄂伦春的歌。”多布库尔猎民村村主任孟亚静说,我们对谢微的义举都非常支撑。  本年大年初一,多布库尔猎民村第一次自娱自乐办起了“少儿春晚”,谢教师又责任做起了策划与导演,还把录像传上了网。村里89岁的白叟和6岁的孩子都上了台,身着民族服装大声歌唱。  “少儿春晚”上,孩子们唱起一首《多布库尔我的家》,这是谢微自己写给多布库尔的歌。歌里唱道:苍茫的林海环绕着多布库尔我的家园/我爱我家园满山的野花/我爱我家园泥土的芳香/我爱我家园漫天的雪花/像我先人的心灵相同质朴仁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