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岁女孩的日记:我们一定能打bài病毒!

“这个厌烦的bìngdú,尽管它很可怕,可是我信任它一定会被打bài的,由于咱们身边处处都是像我爸爸这样的jǐngchá、医师……”近来,刚从疫情防控一线撤岗的民警金学回到家后,看到女儿日记里的自己,几乎落下泪来。  日记的作者是浙江温州平阳县昆阳试验小学二年岁的小朋友“恬恬”,她的爸爸金学是该县公安局有组织违法侦办大队民警。  “接连奋战在一线的差人爸爸一大早就出门了,大晚上回家就仓促吃饭……”新式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作业让作为民警的金学不得不早出晚归,而疼爱爸爸的女儿悄然把自己的心思写在了日记上。  “疫情发作以来,金学作为扫黑专班专案组组长,在参与疫情执勤期间,在平阳动车站的每个晚上,他合作医务人员,细心做好每一位进出旅客的疫情核对,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危险危险,用自己的辛苦指数交换大众的‘安全指数’。”这是该县公安局对金学的书面点评。  而翻开恬恬2月2日的一篇“抗疫”日记,她则这样写道:“爸爸回家的时分,我正在班级微信群里参与冠状病毒答题竞赛,回头一看,爸爸的配备不见了,只剩一件内衣和秋裤!本来,他怕有病毒被带进屋里,就把配备全都脱掉放在屋外了。爸爸现在的姿态好诙谐,我和妈妈都哈哈大笑起来。”  在女儿和妻子的眼中,金学不仅是公民卫兵,脱下警服,眼前这个“姿态好诙谐”的男人仍是这个小小家庭的一片天。  疫情当时,有那么多的医师爸爸、差人爸爸据守在岗,冲击在防控疫情的第一线。一边是尽职尽责的据守,而另一边则是对家人和孩子深深的内疚。  他们在孩子的生长道路上总是缺席,但他们不是不想陪孩子,仅仅这份沉甸甸的父爱隔着职责与任务,让他们成为了“最美逆行者”。(记者潘沁文 见习记者 周悦磊 通讯员 平公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